Kategoria: Uncategorized

美国大选中的民调 2016年11月9日,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唐纳德·特朗普获得当选总统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希拉里.克林顿败选。一切尘埃落定,特朗普将出任第45任美国总统。 大嘴川普!!居然!!获胜了!! 选举结果曝出冷门,美国主流媒体和主要民调机构的预判,几乎无一漏网地错了。 民意调查结果一直是总统大选时最倚重的数据来源。在长达半年的总统竞选活中,会有许多组织通过不同方式进行大量调查,将结果汇总成民意调查数据。民调模型收集整理来自各个渠道的民意调查数据,根据历史表现调整它们的重要性,靠大量数据抹平单次调查结果中可能出现的偏差,改善模型的准确性并且做出预测。及时收集这些数据,并且帮助制定策略以获得更多选民的技术,成了两党候选人的重要武器。 直至8日美国大选投票日当天,几乎所有民调专家都认为希拉里会赢。 按惯例,投票日晚上,候选人会分别举办支持者集会。希拉里选择了可容纳数千人的贾维茨会议中心,而特朗普选择了仅容数百人的希尔顿。绝大多数媒体广播车都早早在希拉里竞选夜集会外站队。然而结果让人希拉里的支持者黯然神伤。 美国大选中两党除了确保各自政党传统的“票仓州”外,最终的胜负仍然要看谁能拿下更多的摇摆州。摇摆州又叫“战场州”,一般指两党胜负难分且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州。这次的选举结果主要是因为传统的五大湖及东北工业区(铁锈区)集体倒戈导致的。 铁锈区主要是钢铁、纺织业等传统行业的聚集地。这些传统地区的行业从业者是美国传统的“中产阶级”,很多都有大学学位,这些白人蓝领在全球化过程中自身利益受损,源于自身境况而产生的失落、不满和愤怒,因此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进而成为特朗普的“铁仓”。 美国社会焦虑感在大选年弥漫。中产家庭普遍忧愁沉重的大学学生贷款、抱怨因奥巴马医改而加重的医保开支。特别是奥巴马执政后期,种族冲突不断加剧,白人警察和黑人社区关系紧张,奥巴马执8年来扶持非裔和拉美裔的政策,被其他族裔认为过头并因此心生怨恨。 同为民主党代表的希拉里尽管承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和部分改革奥巴马医改,但指望羊毛出在富裕中产阶级身上,对缓解种族冲突作用甚微。总体来说,希拉里的主张没能摆脱“奥巴马第三任期”定位,也没能缓解中产阶层的焦虑感。 没能正确认识形势,没有充分评估无处可去的中产焦虑对大选的影响,同时严重低估了“沉默的特朗普选民”数量,严重低估了白人蓝领“集体愤怒”在大选投票日爆发的威力。这种误判是希拉里失败的重要原因。 希拉里·克林顿是美国选举史上赢得普选票但输掉选举的第五人。

Przeczytaj wpis(Untitled)